疏解非首都功能:解决“大城市病”的中国打算

更新时间:2019-02-27

3.如何疏得出、稳得住、发展得好

从人口增添和产业发展的实际情况看,北京的发展一度偏离了以世界大国首都为核心功能的城市发展轨道。因此,如何以首都核心功能的发展为主导,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同时,探索形成北京与周边城市良好的分工配合关系,探索人口密集地区空间优化开发跟经济与环境友好发展的新途径,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4.逆水行舟,非进不可

李国平:当前,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后果距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整体定位目标仍有很大差距,三地间人口和功能高度集中以及空间布局不合理的问题仍然突出。今后,如何将直接关系部分机构、部门和个人利益的疏解工作推向深入,并形成以市场力量为主的自发性长效机制尤为重要。

本期嘉宾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一个显明特色是北方经济掉队于南方经济。京津冀是全国科技翻新资源最为丰富、人口最为密集和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应当成为北方经济发展的引擎。把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分解与打造北方经济增长极相联合,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急需破解的关键问题。

李国平:之所以特殊强调疏解,一方面是因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基本出发点就是解决北京的“大城市病”问题,而“大城市病”主要是功能适度集中所引起的,因而疏解就成了一定取舍;另一方面,旨在通过疏解变北京的“虹吸效应”为扩散辐射效应,解决京津冀区域发展重大不平衡的问题。

光理智库:怎样看待从前北京患上了相称水平“大城市病”的历史背景和成因?为什么说疏解非首都功能是解决“大城市病”的基本途径?

河北经贸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 田学斌

2.牵好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

光亮智库:如何充分懂得“京津冀协同发展进入到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攻坚克难的要害阶段”?怎么更好推进疏解非首都功效往深里走、往实里走?

刘刚:非首都功能超通例发展导致人口和经济增加与资源和环境之间的抵牾暴发,这是北京“大城市病”产生的根源。特别是在进入21世纪以来的前10年,北京经历了新一轮的人口快速增长,极大加剧了首都资源和环境压力,“大城市病”更加严重。

在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疏解方面,以市场配置资源为根本,政府发挥踊跃作用,是确保京津冀协同发展顺利发展的关键。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解决“大城市病”问题,应保持双向发力。涉及深层次抵触时,要更加讲究方式方法。对内依靠自己,坚持内部功能重组,建设行政副中心,疏解北京市属行政服务功能;对外依靠雄安新区,打造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拓展北京首都功能,实现双向收效,能力有效解决北京功能负载过重的困难。

田学斌:3000多年建城史,800多年建都史,北京历史久长,能势聚积深广。北京患上“大城市病”,且已有相当程度,并非朝夕形成,而是存在深入的经济社会历史背景。

刘刚:京津冀协同发展攻坚克难,一个重要的冲破口在于:以区域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的数字化和智能化需要为牵引,以城市新型创新区的建设为依附,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科技和产业发展推进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和京津冀新经济增长极形成。

田学斌:捉住“牛鼻子”是强化首都创新引领功能,建设面向未来新首都经济圈的内生需要。作为聚集全国最多创新资源的首都,北京必需把非首都功能疏解出去,把创新发展的空间腾出来,发挥其示范引领作用。

田学斌: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规划建设者来说,非首都功能疏解进入范围更辽阔、涉及好处品位更深刻、体制机制艰苦更密集的攻坚阶段,雄安新区也从顶层设计、规划编制转向实质性建设阶段,将会面临更多挑战。京津冀三地要时刻坚持紧迫感、责任感和使命感,摇动保持历史耐心和战略定力,保障非首都功能疏解的目标任务顺利实现。

京津冀三地在疏解承接微观匹配问题上,应坚持市场主体被迫的利益导向。要留心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强政府层面的打算对接、政策协和谐实行配合。

因此,无论是建设面向将来的以创新驱动发展为核心的新首都、建设以北京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仍是全面晋升京津冀区域创新能力,加快破解地区生态环境修复改进的整体性难题,抑或是医治北京“大城市病”,加快京津冀绿色转型创新进级,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都是重中之重,亦是“牛鼻子”所在。

光理智库: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国家战略提出已有5年,始终强调“疏解非首都功能”是“牛鼻子”。牵好这个“牛鼻子”对于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有怎样的意思,对未来大国首都的建设发展有何深远影响?

下一阶段,疏解难度可能会进一步加大。三地今后还要持续推动高校、医院、养老机构、总部企业、非核心行政事业单位等更多范畴,人力人才、常识产权等更深档次的疏解转移。继续承接北京疏解出来的非首都功能,无论是企业总部、制作业企业还是翻新因素、精良人才,都必须有相应的高标准配套设施和软件环境,这就需要承接地政府和相关管理服务局部提高服务才能及协调才干。

以区域各城市为重要节点的网状非首都功能疏解格局进一步造成,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群防群治和产业转移的对接机制有效建立,为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和产业的分工合作发现了条件。

李国平:“大城市病”一般是指一个城市因范畴过大而出现的人口拥挤、住房弛缓、交通堵塞、环境传染等问题,在大城市特别是特大城市的表现尤为凸起。“大城市病”给北京带来的危害和影响不问可知,一方面直接影响北京自身的可连续发展跟市民生活(包括生涯成本和生活品质),另一方面也直接影响首都功能的更好施展。

【京津冀协同发展系列访谈①?智库答问】

须要留神的是,疏解和承接是一个整体,北京市是疏解方,也是市域内疏解部分的承接方,而津冀主要是承接方,所以京津冀三省市都是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直接关系者,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三地奇特的事业。

同时,这也是优化京津冀城市构造、加快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的客观恳求。只有紧紧抓住这个“牛鼻子”,能力让北京变轻、变壮、变美,强化提升其首都核心功能。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重点不再是传统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而是基于网络空间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创新区的建设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科技和产业发展为导向,推动和引领区域经济转型升级。新型创新区不再是产业园区,也不是高科技园区,而是基于研讨、开发和生产三类企业和机构群落彼此协作的新经济凑集区。培育和构建富有活力的产业创新生态系统,既是新型创新区发展的原能源,也是城市经济转型的基石。这种逆水行舟、非进不可的态势,将伴随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履行的始终。

田学斌:5年来,北京带头做减法,推进非首都功能资源向津冀乃至相邻省份外溢,向内缓解压力、向外释放能源,持续加深区域间分工协作一体发展。同时,推进个别性制造业企业、教诲医疗等非首都功能向外疏解。其内在逻辑在于内外结合、统筹兼顾,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始终深刻。

李国平: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一件体系性工作,在疏解进程中需要更多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只有这样,疏解工作才华疏得出、稳得住、发展得好,避免浮现反复。疏解是手段,基础目的还在于解决北京“大城市病”问题。因此,疏解和发展绝对不是对立的关联,北京市提出的“疏解整治促提升”就体现了这种思路。

刘刚:疏解非首都功能成绩渐显,是京津冀三地独特努力的成果。以北京为中心,以通州行政副中央和雄安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计划建设为标志,“一体两翼”发展格式初步造成,进一步拉大了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战略空间框架,开启了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的新局面。

从深层次看,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和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的目标是一致的,是建设引领北方乃至全国经济增长极的关键一招。

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加速人口和功能向周边地区转移,这对建设世界级城市群,强化生态文明和环境建设,摸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域优化开发模式都具备重要意思。

长期以来,由于京津冀区域人口和功能适度向北京集中,构成了比较严格的“虹吸效应”,直接影响了周边地区的发展,呈现了周边地区特别是河北省“大树底下不长草”的局势。

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在推动疏解中如何实现北京高品德发展。首都减量发展是系统性、全局性、前瞻性的策略工程,是主动响应北京“四个中心”建设的核心策略。减量发展波及北京城市发展的方方面面,从业态疏解到功能转型、从空间重构到产业匹配,减量不仅波及“腾笼换鸟”工作,还需“留白增绿”“减量提质”“兼修内外”。北京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同时,也应器重高端工业的减量提质发展。总之,北京不是不要发展,而是要更好发展。

通过疏解来重塑城市空间结构,是解决交通拥挤、环境沾染、房价高涨等“大城市病”的重要决定,也是革除“大城市病”的治本之道。

原标题:疏解非首都功能:解决“大城市病”的中国规划

刘刚:科学意识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症结是理解疏解一词的内涵。疏解强调在遵照经济和社会发展法则的基础上,把涉及非首都功能的产业和人口有效地疏解到可能发明更高价值的空间区域,还原北京城市发展的核心功能。作为领有寰球影响力的世界大国的首都,北京的核心功能就是国度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技立异中央和国际交往中央,不应承载其余过多的功能。

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 刘 刚

1.破解“大城市病”的必由之路

(责编:蒋琪、杨曦)

人口膨胀、交通拥挤、环境恶化等,是特大城市优先发展这一客观法令作用下的结果。北京自然区位优越,历史文化、科技研发资源丰盛,聚集力强有其偶尔性。但对京津冀整体而言,地区发展长期不均衡、不协调,形成了“北京吃不完,天津吃不饱,河北吃不着”的局面。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 李国平

光明智库:5年来,“疏解非首都功能”内在的章法和逻辑是怎么的?目前取得了哪些功效,同时还有哪些问题要特别注意?